聽書閣 - 都市小說 - 頭狼在線閱讀 - 3063 嘴巴救命

3063 嘴巴救命

        聽到唐歡的厲喝,商『露』再一次加大勒我的力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孱弱的沖唐歡擺手示意:“咳咳咳..歡哥你把槍放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歡猶豫片刻后,隨手將手槍『插』回腰后,大大方方的攤了攤肩膀道:“小姑娘,我們現在談話的態度夠誠懇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商『露』沒有動彈,但我能感覺到她吹在我耳邊的熱氣帶著幾抹粗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妹子,在高鐵上的時候,我有好多次機會拿下你,為什么沒那么干?因為我覺得咱之間是可以通過交流解決矛盾的。”我吸了吸鼻子,半真半假的開始忽悠:“還有在出站口時候,我明明可以呼求安保抓你,可是也一個字沒說,對不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吁..”商『露』吐了口濁氣,攬在我脖子上的手臂慢慢往下低垂幾公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實不相瞞,我這次到上上京的目的就是為了見朱文,小朱的生父。”我趁熱打鐵道:“假設我真是罪魁禍首,我有膽子跑到他父親的面前自討沒趣嗎?就像你在車上時候問我的問題,我內疚沒?我是真的內疚,內疚到成宿成宿的失眠,可人死不能復生是事實,但咱們活著的人不是應該竭盡全力幫助死去的人尋找真正的原因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身后的商『露』身體猛然顫抖,接著她直接松開我,像是力竭一般蹲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別動!”唐歡反應很快,一把推開我,掏出腰后的手槍,徑直懟在商『露』的額頭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對槍管的壓迫,商『露』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恐慌,只是面無表情的低著腦袋,晶瑩的淚水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滴滴答答的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她只是無聲的哽咽,幾秒鐘后變成掩面痛哭,且哭聲變得越來越大,宛如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盯著她悲痛的模樣,我沉默幾秒鐘后,朝著唐歡擺擺手道:“歡哥,放她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?”唐歡意外的望向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我重重點頭道:“其實她現在六神無主,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,她如果真想殺我的話,也許剛剛已經動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確實想殺你,可又怕自己做錯。”商『露』抽泣著晃動腦袋,頭發邋遢的散落著,被汗水和淚水給浸透,緊緊的貼在臉頰上,一邊嗚咽痛哭,她一邊抬頭望向我:“吳恒告訴我,他親眼目睹你的手下殺了小朱,還給我看了幾張你在停車場抓走小朱的相片,可是巡捕并沒有在小朱的尸體上找到任何關于你的蛛絲馬跡,我也想了很久,弄死小朱似乎對你根本沒有任何好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朱的死是意外,這話就算走到天邊我都敢承認。”我深呼吸兩口道:“無論你信不信,我都敢拍著胸脯說,在我眼里小朱那樣的紈绔,活著絕對比死了更有價值,他的死準確點說是自己咎由自取,同時也是武旭處心積慮的結果,現在看來,這里頭似乎也有吳恒的影子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嗚嗚嗚..”商『露』坐在地上,咬著嘴皮無助的抹擦眼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妹子,還是我剛剛那句話,我可以讓武旭親口承認,小朱的死就是他挖下來的坑。”我嘆了口氣,慢慢弓下腰桿道:“只是這樣的機會只有一次,我更想當著朱文的面前讓他承認,吳恒可能知道我來上上京了,但是武旭不知道,你愿意幫我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auzw.com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商『露』拿手背抹了一下淚水橫流的面頰,盯盯注視我:“幫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對,幫我,也是幫你自己。”我『舔』舐嘴皮道:“我想洗脫自己背黑鍋的嫌疑,你難道不想知道自己應該找誰報仇嗎?事情結束以后,我愿意到小朱的墳前給他磕頭賠罪,也愿意做出別的補償,但我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如何見到小朱的生父,還有如何保證吳恒、武旭不知道這件事情,這樣他們就沒可能從中作梗,你可以幫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商『露』直勾勾的盯著我打量幾秒鐘后,扶著床沿晃晃悠悠的爬起來,冷笑道:“我沒有義務幫你,只要你和小朱的死有關系,咱們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,只是我現在心境『亂』了,而且也不想讓你就這么輕輕松松的死去,我會等著你見到小朱的爸爸,聽你親口說完,然后再決定你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,你太自信了。”唐歡“咔擦”一聲將手里的“仿六四”手槍的保險拉開。

        商『露』不屑一顧的瞄了眼唐歡,接著一把拽開自己上半身衣服的拉鎖,『露』出綁在腰上的幾根“雷管”,冷冰冰的反問:“我自信嗎?我告訴你,小朱是我的全部,他沒了,我活著也沒什么意思,之所以現在舍不得死,只是因為我想知道一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注視著她身上的雷管,我不遺余力的勸阻:“只要你幫我見到朱文,一切馬上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..”商『露』上下梭動嘴角,眼神木然的朝房間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至她徹底走遠后,我和唐歡對視一眼齊齊倒抽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馬..馬德,太懸了。”我磕磕巴巴的從兜里掏出煙盒,叼起一支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歡攥著手里的仿六四,槍口對準我嘴邊的煙卷,“嘎巴”扣動扳機,結果卻從槍口處彈出一朵花苗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愣了幾秒鐘,隨即朝他翹起大拇指:“牛『逼』,你這心理素質我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三寸不爛之舌我也服。”唐歡也豎起大拇指道:“準確點說,你的情商和智商我服,這種情況下,你竟然能憑借只言片語,把一個對你起殺心的人說動搖,難怪義父、小影都對你另眼相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嘴巴厲害,是那丫頭真喜歡她男朋友。”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子道:“她如果不是想搞清楚自己對象到底是怎么沒的,可能都不會給我開口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實打第一眼見到商『露』,確定她的身份以后,我就一直有種感覺,這女孩興許能跟我談攏,至少不會像個二愣子似的舞刀弄槍,經過兩次意外的發生,也確實能證明,她想報仇不假,但不是漫無目的的『亂』搞一氣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歡眨眨眼問我:“接下來咋辦?”

        說完以后,他又自嘲的笑了笑:“好像你那群手下都喜歡這么問你,不得不說你這個人確實有種同化的能力,跟你呆的越久,就越不喜歡動自己腦子想問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醫院,無論如何得見到朱文。”我搓了搓腮幫子道:“在商『露』身上,我看得到一絲希望,興許朱文并不像我們想的那樣,真的自顧不暇,他很有可能隱藏著大力量,只是現在重癥纏身,加上唯一血脈的夭折,讓他徹底放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商『露』不會無緣無故放過我,要知道這種抓著我的機會不是天天有,可當我說出我準備去見朱文的時候,她明顯動搖了,也就是說在她看來,如果我說假話,朱文就有十成十的能耐干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朱文真的有這種能耐,那么真相一旦被揭穿,武旭哥倆現在給我帶來的麻煩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我甚至還有可能因禍得福,結識到一股新的助力.,退一步講,就算朱文現在真的風燭殘年,我至少也可以將這個黑鍋從自己身上摘清,當然弄死小朱的這個仇,他肯定不會跟我輕易拉倒,但我相信,他肯定更希望幫助自己的兒子,真正沉冤得雪..

之书Oz电子
平特肖计算公式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查询 捕鱼大师现金版好玩 北京快3苹果手机版 亚冠足彩比分推荐 江西麻将玩法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联美配资 二三四五股票分析 北京11选5网投 二分彩开奖结果 极速快3彩票 7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河北快3统计图表 黄金股市行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