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書閣 - 都市小說 - 超級狂兵在線閱讀 - 第四百零九章:劫獄

第四百零九章:劫獄

        鋼制的欄桿從上到下的豎著攔在下水道當中,污穢.物可以從欄桿那里通過,可是人卻不可以,欄桿這樣的設計很明顯,那就是絕對不給犯人從這里逃跑出去的機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劉展他們早就想到了這一點,他之前就讓約瑟夫他們隨身攜帶了一個液壓擴張器,這個東西非常沉重,得需要兩個人抬起來,這種東西非常實用,尤其是在伊利安這樣的道路行駛過程中,出事用到液壓擴張器的概率是非常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惡臭黑暗的下水道中,每個地方都糊上了一層粘濕滑稠的東西,當擴張器的鉗口第三次從欄桿上滑落的時候,約瑟夫他們就覺得有些氣餒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劉展并不這么認為,好事多磨就是這個道理,液壓擴張器在他的手中足足展現了可以達到四頓的張力,而他的毅力也同樣驚人,鉗口不停的滑落,但是劉展就是不停的嘗試,最后在劉展的努力下,總算是卡住了兩根最長的欄桿,欄桿的材料用的是非常劣質的鋼材所制造而成的,它們先是一點點的慢慢彎曲,然后猛的從固定架上崩開,碎磚塊伴隨著泥土雨點般紛紛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塵土慢慢散去后,劉展他們總算是看見了前面的路被打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恩花費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接通到了斯科特那邊的城市憲兵隊總部,打給斯科特的電話都必須要通過安全服務控制室的轉接,一來是保障安全,而來是可以幫助總統更好的傾聽自己的手下人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正是夜半時分,工作效率難免會有些低下,等的時間也就長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接電話的人一開始是拒絕幫助雷恩轉接的,可是當他們得知這是總統閣下的要求后,立馬屁顛屁顛的開始工作了,沒人愿意承擔耽誤了總統先生辦事的后果,許多人因為這種小事而從此人間蒸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喂喂,這里是城市憲兵隊,怎么了,雷恩總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斯科特,我要求你派到賓館的人怎么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好著呢,一切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個屁,那你知不知道劉展是個華夏宗師,而且還是極度擅長特種作戰和潛入的活動,現在我命令你,趕緊帶著你的人去賓館那里,務必給我把劉展抓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的老天爺,這種事情我們應該早就猜到的,我就知道那個華夏人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斯科特原以為上司會因為這一失誤而承擔稍許的責任,不過很快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,看來今天的這個黑鍋他得一個人自己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實在不行的話,他就打算有樣學樣的把這件事情推給吉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劉展這個人太狡猾了,他總是給我們惹麻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麻煩?他這段時間惹得麻煩可不小了,老實說,他現在說的話,比起路邊的j女說的話還要鬼扯,你趕緊想辦法把人抓住,我不希望你在這件事情上面還有什么差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總理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別和我說,現在是總統先生親自過問這件事情,你最好想到什么有效的辦法把劉展今晚就帶到他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結束完了這場不愉快的對話之后,斯科特就開始召集自己的部隊,臨走前他還不忘打了一個電話給還在賓館里的吉恩道:“情況怎么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頭霧水,還被所有人瞞在鼓里的吉恩什么也不知道,只能是有一點說一點道:“今晚很平靜,聽瑪麗女士的意思是,劉展今天好像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認為非常正確,雖然他現在正在生病,但是我們也不能麻痹大意,我現在就在路上,準備去探望一下他,你就在那里好好等著,不要驚動了病人,如果他真的有什么躁動額話,那么你最好把他釘在床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!發生什么事情了,用的著這么夸張嗎?要不要我現在就逮捕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你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,他的事情,我會來處理好的,現在你的唯一任務,就是看好賓館里面的人,明白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長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劉展他們選擇的出口是總統府廚房地板上的檢修井,他們推開了厚重的木蓋,跌跌撞撞的從井口那里爬了出來,再要是多待上一分鐘的話,恐怕他們就會全部都吐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幾個人躺在凹凸不平的冰冷石板上面,喘著氣,拼命的往肺里吸進更過的新鮮空氣。

    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劉展他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東西到底是有多么的惡心,污穢.物已經都牢牢的粘在了他的衣服上,就算劉展平時再怎么不檢點,也不會對這種東西不屑一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東西有的都已經滲透了進去,他在廚房的操作臺上找到了一個鍋鏟,強忍著惡心,盡量把在自己身上的臟東西都給刮干凈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已經是午夜時分,遠處的槍炮聲還沒有停歇,看樣子巴托利亞就算是今天獲取了勝利,那么也不會太好過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總統府上下可能伊利安境內可以睡覺睡的最踏實的一群人,他們這里有暖氣,還不用上前線打仗,眼下,幾乎所有的守衛都已經找個暖和的角落進入了夢鄉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靜,安靜到了劉展他們都可以聽見自己的呼吸聲,已經廚房角落處的舊冰箱重新啟動時的轟隆聲。

        ”大哥,到目前為止,,一切非常順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約瑟夫自言自語的說,他打量了一下劉展,做了個鬼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許你因該等它們都變干,然后就可以像剝雞蛋殼那樣的一樣剝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謝謝你的建議,約瑟夫。”劉展言不由衷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約瑟夫已經幫了劉展很大的忙,他的話也不是特別多,但這個年輕人總是有著一股掩飾不住的熱情打消了劉展的種種顧慮。

        劉展從濕漉漉的口袋里掏出了他們昨晚畫

        的地圖,然后撲在了廚房的石頭地板上面,深處一根臟兮兮的手指找出他們的剛剛所走過的路線。

        約瑟夫就跪在劉展的身邊,借著劉展頭上的燈光仔細的看著圖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知道下水道這么臭的話,我還不如直接帶著你們去敲開總統府大門得了。”劉展抱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別擔心,劉展大哥,總統府的地下室鐵定也是另有一番風情正等著我們去敲門,想必你很快就會有那種賓至如歸的感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酒店走廊里的小小聚會還在繼續,亨利的眼睛越來越濕潤,舉止也越發的放肆,這時候,吉恩剛剛從斯科特那邊迎來一頭劈頭蓋臉的指責,雖然他腦子笨,可是他知道,劉展今晚肯定要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果斷的帶著自己人來到了劉展的房間,雖然大部分士兵都喝的已經昏頭轉向來了,可是吉恩知道,這事情既然都已經震驚到了高層,那么鐵定搞不好是要死人的,他可不想官位還沒坐大,人就已經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亨利見吉恩這么火急火燎的走到劉展的門前,果斷一把攔住了道:“你們這是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邊有命令,要求我們查驗一下劉展他是不是在房間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盡管亨利的伊利安語言是剛剛學會的一點,但是他也能夠明白吉恩現在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行,絕對不行,你們還不能進去!”亨利說的特別大聲,希望自己的聲音能夠傳到房間里面的人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亨利,麻煩請你讓開,我們這是在執行公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以,絕對不可以,你們這幫野蠻人,你們這是在侵犯別人,難道非要我做一點什么事情你們才能明白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亨利的伊利安語表達的并不怎么好,所以只能半伊利安語和英語混雜在一塊說,讓形勢本就危機的感覺又增添了一份緊張急促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還是吉恩看不下去了,打算叫士兵抬走亨利,然后再闖進去,可是不甘示弱的亨利怎么可能就此善罷甘休,他干脆跑到眾人的面前,然后大笑著抓著自己褲襠下面的事情,對著劉展的房門前前后擺動了氣啦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動作就算是在這么愚蠢的男人都會懂的,吉恩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亨利道:“你這個老家伙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事實上,現在的吉恩也沒有譜,亨利好歹也是議員兼央格魯貴族,而至于房間里面的瑪麗,那就更不用多說了,央格魯排的上號的年輕女富豪,而且還是女權代表之一,若是現在就這樣破門而入的話,那樣豈不就是打了央格魯國會的臉面,然后引發外交事件,讓伊利安一夜回到解放前?

        吉恩的命令聽起來很簡單,可是酒精讓他本就不怎么靈光的腦子又變的更加迷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命令執行起來似乎非常復雜,可是有一點吉恩還是非常清楚的,那就是如果把事情搞砸了的話,那么倒霉的人一定是他。

之书Oz电子
快3开奖结果查询 qq幸运农场在线计划 3分彩官方下载 江苏快3投注 秒速飞艇开奖官方网站 韩国职业棒球比分 金属行情软件哪里下载 国际棋牌官网 心悦吉林麻将下载二维码 七乐彩和值走势图 德州麻将作弊器管用吗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视频 湖北11选5走势图技巧 6场半全场 今曰股市行情大盘走 北京赛车pk10技巧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