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書閣 - 其他小說 - 人生交換游戲在線閱讀 - 134. 安撫(盟主加更3)

134. 安撫(盟主加更3)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區的凌晨零點,是第二區的十二點,此時,白貓正在窗邊曬著太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眼和養父母一起,在院子里堆雪人的蒂娜,夏煜將二十一張經驗卡用上,進入了睡眠。

        練習安撫的方法,就是讓白貓發出睡覺時的呼嚕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游戲時間結束,回到自己的身體后,他才回復了意識。

        打開技能面板,見到安撫成功成為了lv3后,夏煜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試驗在別人的身上,那么就在自己的身上試試看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為自己哼了一首催眠曲,他進入了睡眠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傍晚,他才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整整睡了一個白天,安撫的作用時間變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他似乎可以控制睡眠時間的長短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醒來的感覺也更加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伸了個懶腰,夏煜來到樓下餐廳吃晚飯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,孔晗月四人已經坐在了桌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的睡美人終于醒了。”孔晗月沒有放過這個機會,“我還想著要是你再不起來,就去親你一口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邊的鐘云澤抬起了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晚熬夜沒睡。”夏煜隨意找了個理由,“你們就不能叫我一下嗎,至少讓我把午飯吃了再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雪讓不要叫你的。”孔晗月拍了拍旁邊女兒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話說你昨晚是干了什么?”她的眼睛瞇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普通的打游戲。”端起碗吃著,夏煜瞥了眼鐘云澤。

        鐘云澤有些古怪。往常,他也是一個嘮叨的,飯桌上總要說些事情,但今天出奇的安靜,臉上好像還帶著憂愁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突然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夏煜沒有詢問,鐘云澤是他的弟弟,弟弟不同于妹妹,有了問題應該自己解決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晚飯,夏煜普通的被鐘云馨拉去一起打格斗和射擊游戲,第二天,他來到了安思瑤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回來啦。”安思瑤在他的腦海里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夏煜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身,準備嘗試一下到達lv3的安撫。

        推門進來的虞凝夢,成了他的試驗品。

        lv3的安撫,似乎還有一些別的變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讓虞凝夢來到床上,枕在自己的腿上,夏煜摸著她的腦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剛剛開始,還有些羞澀的虞凝夢,在靠近了夏煜的身邊后,躁動的心,就一下子就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的身體里,本來就有著各種各樣的聲音,只是人耳無法分辨,lv3的安撫,可以借助這些人耳聽不到的聲音,來進行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話,就不用哼唱歌曲和吹奏樂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在自己大腿上陷入睡眠的虞凝夢,夏煜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象著自己在遇到危險的時候,上去一摸對方的腦殼,對方就陷入沉睡的場景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簡直和異能一樣啊!

        不過lv3的安撫還是不行,要是心中帶著敵意或是抗拒的話,效果的發動需要一個長的過程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過程足夠夏煜使用lv4的靈巧,將對方制服個四五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將虞凝夢的腦袋放在枕頭上,夏煜走出房間,來到專用房間,將女仆一個個叫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種摸摸別人,就讓對方沉睡的場景,真是令人沉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這邊的舉動,被警惕的羅雅麗發覺。

        羅雅麗此時,正在后庭看安飛熊玩泳池里積水形成的冰塊,她見到旁邊修整花草的兩個女仆,在接了一個電話之后,興奮的丟下道具,向著別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從她們的口中,羅雅麗聽到了安思瑤的字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奇的她,讓自己的女仆看著安飛熊,然后跟在了前面兩個女仆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著兩人被安思瑤領入了一個房間。

        立在一邊,羅雅麗進行著觀察,她又見到一些女仆進入了那個房間,然后再也沒有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們在里面做什么?為什么不出來了?發生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羅雅麗的心中滿是疑惑,她不禁想要湊近一些看,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她被夏煜抓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夏煜想要知道在對方有著抗拒的情況下,多久可以讓對方睡著,羅雅麗是一個好的實驗對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拉進房間的羅雅麗,看著房間里一排的床鋪,和床上睡著的女仆們,心中十分驚恐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什么鬼現場,你們到底做了什么?不要拉上我啊,我是一個正常人!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夏煜將她按在了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啊,寧靜的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羅雅麗想起了二十年前早春的午后。她總是躺在外婆的躺椅上,在庭院里曬著太陽,輕風吹過她的耳畔,陽光溫暖她的身體,還有外公收音機里發出的老戲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夏煜進行了一下比較,從上來到入睡,羅雅麗大概花了一分鐘,而速度快的,比如虞凝夢,只要十秒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將羅雅麗放下,夏煜又開始接待別的女仆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不到,他已經將所有女仆都安撫入了睡眠。然后他遭遇了苦難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午飯誰做?我的點心呢?一個伺候的女仆也沒有了,要我自己去泡茶喝嗎?廚房在哪?

        這次安撫還是用了全力的,那些人起碼下午才能醒過來,現在要怎么辦?

        在房間里苦惱了一會兒,夏煜發現了后庭的安飛熊,還有安飛熊的女仆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還能動的女仆,就是這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來到后庭,夏煜徑直向著安飛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安飛熊警惕的看著他,并舉起了自己的手,隨時準備保護自己的屁股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夏煜走到他身前的時候,他終于忍不住,轉身向后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夏煜一把抓住了他,發動了安撫。

        十秒后,安飛熊的反抗變得無力下來,三十秒,安飛熊昏昏欲睡,一分鐘,安飛熊閉上了眼睛,兩分鐘,安飛熊進入了睡眠。

        將安飛熊丟給女仆,夏煜說:“把少爺送到房間,然后去弄些點心和茶到我的房間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雖然滿頭疑惑,但女仆還是照做著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個小時后,夏煜成功吃到了點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嘆著自己的機智,并長了記性,以后一定要留下幾個女仆,不能一下子全部安撫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下午,在他床上的虞凝夢首先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舒服。”虞凝夢伸著懶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可以再來。”夏煜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起身下床,虞凝夢抱住他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一點兒心理治療的手法而已,還借用了一些安神香。”夏煜胡扯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神香,就是你身上的味道嗎?”虞凝夢抓住夏煜的手臂聞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花了一些功夫,夏煜推開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對了,我今天過來,是想要告訴你一件事的。”虞凝夢想起了正事,“安天封說他這幾天會回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春節都沒有回來,春節過來知道回來了,嘖。”夏煜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瑤瑤你居然還會用嘖了,再給姨姨表演一下。”虞凝夢興奮的搖夏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比起這個,你還是去看看別的女仆吧,那些也都和你一樣睡著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驅趕走了虞凝夢,夏煜開始思考徐幼香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將徐幼香也接到別墅來,這樣兩邊都能方便許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等安天封走了之后吧。

之书Oz电子
富盈投资 匡威篮球鞋 怎样下载九星广西棋牌 天津麻将金杠 贵州快三时间表 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下载通化大嘴棋牌游戏 极速快三是官方的吗 拜仁主力阵容图 手机北京麻将 福建快3走势图 塑胶篮球场造价 实测挂机赚钱每日100 麻将来了辅助器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今 31选7今日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