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書閣 - 修真小說 - 我是靈館館長在線閱讀 - 63:紅袍

63:紅袍

        滬城是國際大都市,外籍人士非常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時個個都友好,愛夏國,但是背地里卻不知道會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聽說比利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滬城外語學校里,一位外籍女教師正在那里修著盆栽枝葉,她出身于英國傳統的巫師世家,對于很多事情了解的比一般的超凡者都要深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來到這個古老的國度,是真的來學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即使她是古老的不列顛的巫師世家的子弟,想要在夏國學習法術也不容易,但也不是沒有機會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從小接受的教育和思維與夏國的文化完全的不同,所以即使是一門法術擺在面前,她也總是學不會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國的很多法術,看上去都極為簡單,但用不列顛語翻譯的話,卻立即變成長篇大論,而且給夏國的人看,夏國的人卻又會說意思已經歪曲了,不準確。

        霍格沃茲巫師學校里的法術體系是以魔咒為主,扭曲本質,也是有著其獨特之處,但是夏國的法術更多是一種神而明之的東西,是一種體會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如道德經中所言,道可道,非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深入了解并接受夏國的文化和其思維習慣,即使是法術的儀式模型放在她的面前,她能擺出來的也無法真正施展出法術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她不知其神所在,不明其神所指,更不知其法所依。

        外籍女教師名叫安娜.洛哈特,其祖父是霍格沃茨巫師學校里面著名的黑魔法防御術的老師吉德羅.洛哈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洛哈特老師,當年你在學校里代課一個學期,他還曾在你的課上聽過課,我聽說過,他常常跟同學們炫耀說,你在課上還夸過他的魔咒天賦非常的好,他也確實如你所說,是霍格沃茨這些年來,最優秀的畢業生之一,可惜這一次卻死在了這個夏國,他太驕傲,太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話的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青年,他的皮膚非常蒼白,眼瞳的深處有一絲的藍色,人也英俊,戴著一副金絲邊框的眼鏡。他在夏國的身份是一個著名紅酒品牌的夏國地區總裁,名叫查李.德思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意也好,驕傲也好,死了,那就代表他還不夠優秀。”安娜.洛哈特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們大不列顛大量資源培養出來霍格沃茨學校畢業巫師,怎么能夠就這么白白的死了。”查李.德思禮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,也不想知道你會有什么辦法,但我在這里要給你一個警示,如果你不想惹麻煩的話,最好撇清與那個學生的關系。”安娜.洛哈特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的學生不能就這么白死了,他是大不列顛優秀的人才,在這里死了,夏國必須付出代價。”查李.德思禮憤恨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夏國不是那些小國,不是申度這種我們曾經殖民過的國家,我們不列顛在這里對于夏國的影響力很有限。”安娜.洛哈特警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,我們祖父們能夠入夏國一路到打到他們的首都,我們何時能夠再現這無上榮光。”查李.德思禮聲音之中帶著向往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娜.洛哈特轉過身來,認真的審視著這位比自己年長一些的學長,她沒想到他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許,他一直是這樣,只是以前不曾表現,或者是不明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所了解的是當年的那個學長,那個才畢業便在霍格沃茨巫師學樣里面當助教,后來更是成為最年輕的魔咒老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安娜.洛哈特也當過一陣子的助教,后來學校想要聘她為正式老師之時,她并沒有留下來,而是決定環游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去過很多地方,最終在夏國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回到霍格沃茨學校里后,了解到查李.德思禮已經離開了學校,至于去哪里,學校里面的有人說去了魔法部任職,但是具體是什么部門卻沒有人說的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凝視著查李.德思禮,她已經猜到了,他的身份一定不簡單,而曾經的做為他學生的那位比利,肯定也不再是普通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超凡,總是與隱秘相伴,無論是誰,身上都會有一生都無法對人言的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時代變了,而且當年在神秘側,我們不列顛并沒有占到什么便宜,之所以能夠一路的挺進到夏國京都,那是因為科技側的領先,現在你如果想要做什么,那請你立好遺囑。”安娜.洛哈特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查李.德思禮沒有再說什么,只是深深的看了安娜.德思禮,然后搖著頭,轉身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心中,這個比自己小一屆畢業的霍格沃茨的明珠已經蒙塵,她已經被這個國家文化和思想所腐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心中,學習與見識他國的法術可以增長見識,但是安娜卻要去學習對方的文化,在這個學習過程之中,必定會被對方那深厚的文化底蘊所吸引,最終在不知不覺中被改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娜.洛哈特的心志已經被扭曲了,在里的事結束后一定要把她的情況告訴她的家里。”查李.德思禮心中想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夏國這些年來雖然在科技側取得了巨大的進步,但是在神秘側并沒有什么特別的進步,他們的傳承很多都沒有細分出來,并不適合現代化的教學,所以他們本土的神秘法術傳承者一直都不多也不高,安娜已經被對方的文化蒙蔽了雙眼,看不到事情的本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夏國其實是虛弱的,這些年來,他們從來不敢對外強硬,即使是在海外的利益受到了損害,也只是抗議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查李.德思禮下樓,在走廊的燈光下行走,走廊上面窗戶玻璃上竟是沒有照下的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過一個攝相頭下,抬頭看了看,而門衛那里的視頻里卻根本就沒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走過一個鋼筋柵欄,他的身體與那那鋼筋柵欄接觸的一瞬間,同時扭曲著,從空檔之處穿過,他走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滬城的夜景是世界上都有名的,繁華而安全,街燈韻染下的暗夜,出現了一個個的白色的空洞,露出夜幕下的包裹著的行人和建筑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頭,看到墻角的陰影之中有一個人站在那里,他能夠聞得出對方的身上味道來,那是夏國的特殊部門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利在滬城的巷道之中圍獵隗氏靈館的隗林,最后沒能夠成功,被對方當場殺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以確定夏國的特殊部位已經查出來比利真實身份,而比利與自己有過接觸對方也查出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樣就監視我嗎?”查李.德思禮心中想著。在他的心中,夏國依然是一個模仿和偷學者,一切現代化的東西,都還有不少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要監控我,你們還得再學幾年。”查李.德思禮轉過一個街角,在陰影里,身體突然扭動,化為一只蝙蝠飛入夜空,迅速的淹沒在夜幕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的耳中像是聽到了什么聲音,隨之他感受到整座城都似有一股異樣情緒在沸騰。

        抬頭,仿佛看到天空之中有一輪月出現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明明是一個陰雨的天,云厚,夜色深濃,不可能有月亮出現。

        抬頭肉眼沒有看到,但是卻感覺像是有一輪明月在這滬城的上空出現,照耀著這個城市的各個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隱約從這光芒里聽到了難聽的歌聲,但是那歌聲之中又帶著強烈的情緒,這種情緒讓這座安靜滬城里沸騰翻涌,這是共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聽到那歌聲里有一句歌詞唱著:“這里是全民皆兵,歷來強盜要侵入,最終必送命。”做為在夏國數年人,他對于夏文已經頗為熟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咒有兩種幾種形式,其中一種就是如霍格沃茨學校里學的魔咒一樣,那種自帶魔力的咒語,還有就是這種普通語言用來挑動情緒,形成一種特別的法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在夏國這種普通語言做法咒的形式有很多,最主要是夏國的詩歌極其豐富,很容易找到應時景的詩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情緒并沒有被挑動,因為他本就不是夏國人,也就在這時,他感覺到了那無邊浪潮里,自己就是一個異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努力讓自己的意識收縮,不被這情緒浪潮卷動沖擊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時候,他會想夏國的人怎么這么的容易被激發民族情緒。

        剛剛那一首歌,顯然是一首帶著強烈民族情緒的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飛過半個滬城的街區,來到一間公寓里,落地的瞬間化為一個人,開門,那是他租住屋子,很少來這里住,是他的安全屋。

        當他進入屋子里,那種被月光照耀著的感覺仍然沒有散去,心中有些許的不安,不過他覺得并不會有事,因為這里他從租住之后,又沒有來住過,沒有人能夠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他也不相信,有人能夠從意識海之中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意識海之中,他的意識早就被扭曲成了一團霧氣,隨處飄揚著,根本就是無形無質,又有誰會去捕捉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就在這時,他猛的回頭,驚覺,仿佛兇獸給盯上了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回頭,他看到了窗戶上面好像是有燈光的反光,可是自己根本就沒有開燈啊,他心中的念頭起,卻已經看到一道若有若無的人影從那光芒里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個人一身紅色的古袍,仿佛血染紅的,胸口佩戴胸章,衣袖有劍紋,手中拿著一把紅色的短刃,最讓他感到恐怖的是,這個居然是長著一顆怪物的頭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怪物應該是夏國的龍的模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夢魘?還是什么人豢養的怪物。”查李.德思禮心中想著,嘴想則是警惕的問道: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    對方根本就沒有回答,只是將手中的刀揚起,揮斬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明還在那么遠,可是查李.德思禮卻聞到了死亡的氣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憑什么殺我,我是不列顛公民。”查李.德思禮喊著的同時,所有會的防御魔咒都施展了出來,虛空扭曲,圍護在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時又有一條巨蛇從扭曲的虛空里鉆出,他自己從懷已經拿出一極小巧的銀色魔杖,指著那個龍頭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早就會無聲念咒,后來又可以分心兩用,可以一邊說話,一邊心中念動著魔咒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那龍頭怪人似乎被扭曲了下,但是手中刀仍然揮落而下,似斬到了又似沒有斬到,可是他眼中心中色彩驟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如多姿多彩的人生被突然斷去了電,一切都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    隗林不在乎他是誰,他只是從對夏國強烈的敵視情緒中感知到了他,所以他就出現在他的面前,一刀斬了他,何需多言其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轉身,沒入窗臺鏡面的一團微弱的光芒里,迅速的深入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夜,還很有一些該殺的東西。

之书Oz电子
西部黄金股票股吧 吉祥棋牌最新版下载? 河北快3形态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报纸 黑龙江11选5现场直播 棒球比分雪缘 今日股票价格查询 上海敲麻麻将技巧口 股票大盘是什么意思 点中一码不是梦2020 广西棋牌麻将开发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走 即时比分500万完整版 山东黄金股票行情 东北麻将怎么玩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河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