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書閣 - 都市小說 - 大靠山在線閱讀 - 第1402章 推心置腹

第1402章 推心置腹

        第1402章推心置腹

        萬浩鵬卻一直打電話,孫清城的電話一直占線,孫清城想壓掉郭秀興的電話,又有些不敢,再說了,孫清城又有些心動了,郭秀興描述的未來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郭市長,我想一想好嗎?我的手機一直有電話進來,應該是橋墩的事情需要解決,讓我想一想,再想一想好嗎?”孫清城如此說道,他知道電話一定是萬浩鵬打進來的,但是他不能說是萬浩鵬的電話,有意說是橋墩的事情,逼郭秀興掛掉了電話。

        郭秀興見孫清城松動了,趕緊掛掉了電話,他得給孫清城空間。

        萬浩鵬終于拔通了孫清城的電話,電話一通,他就說道:“是郭秀興一直在和你通電話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孫清城一怔,不由得問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他的電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冉如冰給我打了電話,郭秀興逼她了,要她交聊天記錄,她說給你了。于是,我趕緊給你電話,讓你注意點,擔心郭秀興給你下套,他沒把你怎么樣吧?”萬浩鵬故意關切地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孫清城一聽,又是一怔,看來萬浩鵬還是認他這個哥的,看來郭秀興又在玩把戲,但是不管怎么樣,這次他得好好觀察,不能輕易再和郭秀興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兄弟,他說如果我不交出聊天記錄,他有我好看的,還威協橋墩的事情是我隱而不報的,要我讓在宇江沒有立足之地。”孫清城故意把事態得說很嚴重,他想看看萬浩鵬會如何待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孫哥,我就是擔心郭秀興玩這一招才趕緊給你打電話的,你不要怕,我既然答應你的事情,肯定會替你做到,而且你要去醫保局,市里也答應了,宇江郭秀興掀不起大浪的,等你到了醫保局,郭秀興也沒辦法拿你如何。至于橋墩的事情,有肖工和王工,郭秀興沒辦法做手腳的,你和王工的關系擺著,我和肖工的關系,你也清楚,郭秀興插不進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孫哥,只要我們聯手,郭秀興被調離宇江的時候不遠了,你還需要怕他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孫哥,你要相信我有能力不會讓郭秀興傷到你的,這一點,你就安心吧。”萬浩鵬趕緊表態著,無論如何,他得把孫清城穩住,至少這一階段必須穩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孫清城一聽,暗笑著,不過表面裝成很激動地說道:“萬兄弟,哥客套話就不說了,你對哥的恩情,我會一直記住的,只要有你這話,我就不怕郭秀興那狗日的,他竟然敢威協老子,聽你的,不怕他,畢竟我們才是兄弟伙的,那狗日的也該滾出宇江,害人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萬兄弟,他要是和省里聯手,白市長會不會被他擠走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孫清城假裝關切地問著萬浩鵬,探探萬浩鵬的口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孫哥,白市長是從省里下派來的,她在省里的關系也不淺,而且她表妹汪琴琴你也清楚是南江日報社的大牌記者,跟的全是省里的大領導,郭秀興頂多和余子俊打得火熱,余子俊真有能力說服他老子,你們上次就應該成事的,你們上次那么好的機會都沒能成事,你認為,郭秀興還能在宇江翻起大浪來?

        孫哥,我們不提莫書記的關系,單單白市長的關系,也不是郭秀興和余硯權聯手可以動搖的,你就放心好了,接下來的局面應該是白市長接莫書記的位置,莫書記去省里任職,不出意外的話,你自已可以好好分析,分析。

        劉佳麗的背景你也清楚,莫書記離開宇江是遲早的事情,郭秀興再在宇江生事,莫書記絕對會出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孫哥,你別看莫書記平時以和為貴,真要出手,那股狠勁不亞于成正道的,話就說到這里,你不要到外面去傳這些話,總之,你就安安心心去醫保局,見著郭秀興繞道而走,他要是無事生事,你不需要出面,我知道如何做的!你要相信兄弟!”萬浩鵬把這些氣勢全部搬出來了,這個狗日的孫清城,不把這些氣勢用上,他十之**又被郭秀興嚇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孫清城一聽,萬浩鵬分析的才是正道,郭秀興設計的都是紙上談兵,一到實際執行時,郭秀興就會潰不成軍,萬浩鵬說得對,上次那么多的宇江官員都參加了余家公子的婚禮,結果還是被擊破了,而且莫向南還沒出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孫清城想到這時,猛然想起了一件事,他問萬浩鵬:“兄弟,你告訴我一句實話,成正道加刑五年是不是莫書記出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萬浩鵬一怔,這件事孫清城怎么突然問起來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孫哥,你怎么突然問這事?”萬浩鵬反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孫清城一聽萬浩鵬如此問,便明白了一定是莫向南出手了,萬浩鵬對成斯瑤不錯,這一點孫清城看得出來,而成斯瑤對萬浩鵬的情感也是曖昧不清的,杜耕耘提起來,那丫頭還特地從北京飛回來救過萬浩鵬,念小桃畢竟是萬浩鵬的前妻,香港的房子萬浩鵬一定早知道,之前他沒有給成正道落井下石,現在也不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聽青秀說過這件事,所以突然想起來了,就問問。”孫清城解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件事,你就別多問了,去了醫保局后,孫哥,經濟上的事情,你別沾,醫保資金被挪用的事件全國捅出來不少,如武訓這樣玩玩,吃吃喝喝,頂多就是降個職,真要在經濟上有什么說不清楚的,我們都是從農村出來的,沒有太強大的后臺時,開刀的就是我們。

        孫哥,你看看出事的大老虎們,大多都是農村走出去的,真正的根正苗紅們,都會從輕發落的,這一點,你一定一定要記住了。我之所以想讓你去環保局,過手的資金少,再加上國家這些年對環保事業很重視,在環保局當個局長,風險要少得多,畢竟都是國家的錢往下面補貼,都是做好事,賣人情的事情,不得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我在北京的關系也不少,環保方面的項目,還是能優秀為宇江爭取的是不是?

        現在你自已選了醫保局,我就是提醒你一下,只要我們不貪,吃點,喝點問題都不大的,這些你也懂的,也不需要兄弟多說什么是不是?”萬浩鵬推心置腹地說道,內心卻不斷地罵武訓,這個狗日的,害得他不得不如此同孫清城交底,再交底。

之书Oz电子
河南22选5预测一注 大发快三最新官网 极速赛车走势技巧 20选8 能中多少 东北麻将玩法叫什么 11选五开奖5江西 三分彩 快乐8平台注册账号 平肖规律 神来棋牌官方网站老版本 3d预测独胆 奥运曲棍球比分直播 陕西体彩11选5八码遗漏 pk10技巧群 湖南红中麻将玩法 上海时时彩3星走势图